类型: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素笺 在读:18125人
  谢氏谋的,是傅家近百年气运。傅侯爷谋的,是权势前程。梦里的她是被博弈过程输给的废棋,母亲投寰服毒自尽,她被匆匆忙忙低嫁给陆家那位名满天下的寒门子弟,却在一片大好年华,匆匆忙忙早亡。当她睁开眼醒过来,冷冷一笑出声,你们都该好好的真心忏悔!一个穿着玉色绣花小袄的姑娘匆匆回来,在木回廊上留下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守门的丫头们一看到她,便眼疾手快的替她端了杯滚烫茶水出来,少女伸手将热茶捧过,正要开口问话,屋里一个面容清秀的丫头便急急出来了,在看到这刚从外回来的少女时,眼睛便亮了一亮:“碧蓝姐姐,姑娘正问你呢。”。...

长嫡txt  长嫡讲的是什么  长嫡风华全文免费阅读  长嫡未删减版  长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长嫡男女主有点恶心  长嫡txt百度云  长嫡莞尔wr  长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嫡  


长嫡最新章节



长嫡相关资讯

长嫡精彩情节

她睁开眼时,碧箩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扶了起来,碧蓝一面上前替她将大氅披上,一面替她将大氅上的缎带系好:“姑娘,夫人院中收了信儿,奴婢打听过了,江洲那边来信了。”

只是谢氏对得起谢家人,但却从没想过她留在府中唯一的女儿了。

一个穿着玉色绣花小袄的姑娘匆匆回来,在木回廊上留下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守门的丫头们一看到她,便眼疾手快的替她端了杯滚烫茶水出来,少女伸手将热茶捧过,正要开口问话,屋里一个面容清秀的丫头便急急出来了,在看到这刚从外回来的少女时,眼睛便亮了一亮:“碧蓝姐姐,姑娘正问你呢。”

碧蓝眼里露出敬佩之色,一边连忙也跟了上去,四个一等大丫头围在傅明华身边,八个二等的丫头撑伞的撑伞,抱炉的抱炉,以防半路上傅明华手中的铜手炉温度低了,好立即便加上。碧蓝微弯着腰,紧跟在傅明华身边,等她话音一落,忙就跟着道:“听说今日一早已经有行李先运了过来。”

可惜婚后谢氏却并不受宠,嫁进傅家一年之后生下了女儿,从此肚皮就再没动静了。无子、不受宠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是底气不足,只是谢氏到底出身高贵,傅其弦虽然不喜爱她,可傅家上下却没哪个敢为难了她,若是没有后来傅氏的携家归来,谢氏没有因此上吊自尽,恐怕‘傅明华’的一生,也不至于落得那样下场了。

虽说安嬷嬷称谢氏没事儿,可傅明华心中却并没有松了口气。

之所以会让碧蓝打听这事儿,是因为梦里的傅氏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回来的,正是因为傅氏的归来,仿佛向傅家里投下了一颗小石子,从而改变了傅明华的一生。

谢氏后来一死了之,倒留下‘傅明华’独自一人在这傅府之中,过得艰难无比了。

屋里点着淡淡的熏香,透过山水的屏风,能看到屏风内几道若隐若现的影子,哪怕看得并不真切,可傅明华坐得端雅的姿态依旧是最出色的。

天长日久的,她性情并不开朗,再加上长年缠/绵病榻,她后来上吊自尽,简直对她来说就如同解脱了。

从房中出来时,凛冽的寒风便迎面刮来,夹着冰冷的雪花,吹在人脸上时仿佛如同有人拿了刀子在刮脸一般。两个丫环将油纸伞撑了出来,傅明华不由自主拉了拉自己厚厚的披帛,这会儿时辰尚早,只是因为下雪的缘故,显得天亮得尤其的快。

四姓之中极少将女外嫁,便是皇室想要求娶,都得早早将婚事给定下来才有可能如愿以偿。谢氏原是江洲谢家嫡次女,当年因家族之故,而破例下嫁到长乐侯府,在当时还曾引起新唐朝轰动的。新唐初建,许多权贵大多都是从龙有功而被封赏,像这样的新晋权贵,真正有底蕴的家族,是不屑与之联姻的。

进了屋内便暖和了,头上肩上刚刚洒落下来的碎雪此时在温暖的房间中一融化,倒比方才更冷了许多。

见到傅明华一行时,她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一面撑了伞过来,那脚踩在雪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倒给谢氏这宁静的院子增添了几分响动。她将伞举到傅明华头上,一面就欢喜的笑:“少夫人与奴婢说大娘子这会儿就到,果然母女连心,这不,才刚出来没多久,便正巧等到大娘子来了。”

此时傅明华已经穿戴好了衣裳,那藕色的襦裙层层丝丝的,心形小领下一条丝带绕过胸前打结,显得少女纤细稚嫩的身材修长。一条鹅黄色厚缎披帛搭在傅明华肩上,冬季略显臃肿的打扮,硬是显出几分端庄乖巧之感。

这个主意倒是极妙,谢氏为人也是冷漠,意图用死令傅家背上一条逼死她的罪名,她的死会使得侯府往后在面对谢家时,永远抬不起头来。傅其弦这个烂泥能娶到谢氏这个名门贵阀的闺秀却不珍惜,反倒仍贪花好色,前世今生,傅明华哪里猜不出谢氏心头的想法。而梦中谢氏之死,也确实令得傅家名声大损,从此在谢家面前抬不起头来,谢氏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母亲这么早就起了?是不是昨夜又没睡着,可让人请了周太医前来?”傅明华被安嬷嬷扶着走了两步,最近天气寒凉,入冬之后谢氏身体便病歪歪的,她原本身体就弱,据傅明华出生时,更是伤了谢氏的身体,所以此后药补不断,这也是谢氏屋里的人最看不惯傅其弦的地方。

傅氏回来影响不了谢氏,但极有可能女儿会需要她撑腰。

来的是大房遗孀沈氏与女儿傅明霞,两人正侍候着白氏好似刚梳洗穿戴好的模样。之前几人不知在说什么,白氏倒难得对沈氏有了几分好脸色。

她是在向傅明华示好,谢家教出来的闺女,骨子里都谨记着要为谢家谋求好处,此时利益至上,亲情倒弱了几分了。傅明华微微的笑着,看了一眼旁边炖好的雪梨银耳羹,温和劝道:“雪梨寒凉,母亲就是喜欢,也得少吃为妙。”

  • 经送了&经到了

    刚送来消息行李便已经送了过来,表面看来似是傅氏先送信回娘家打招呼,可实则人是已经到了半路,说不得此时都已经快进京了。傅明华顿时心中有数,也不再开口了。

    2022-06-26 07:08:31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淡淡

    屋里点着淡淡的熏香,透过山水的屏风,能看到屏风内几道若隐若现的影子,哪怕看得并不真切,可傅明华坐得端雅的姿态依旧是最出色的。

    2022-06-27 04:11: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睁开&上扶了

    她睁开眼时,碧箩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扶了起来,碧蓝一面上前替她将大氅披上,一面替她将大氅上的缎带系好:“姑娘,夫人院中收了信儿,奴婢打听过了,江洲那边来信了。”

    2022-06-27 03:36: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