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鬼怪的侠义故事

作者:无尽x喧嚣
类型:仙侠 状态:完结编辑:书信起笔 在读:26788人
  康熙二十年,在粤北韶州,风光秀美的丹霞山脚下,这桩惊天命案轰动全国。为查清事件真相,在神秘的人的精心细致布局下,“蓝色妖姬”、“白发魔女”、“红面鬼魈”、“金顶怪杰”四大江湖才俊风云际会,重新开启了一段不平凡普通的破案之旅。却,随着调查结果的深入地,更大的阴谋韶州,岭南军事戊守之要地,唐相九龄之故里,北依南岭山脉,南邻广、惠二州,翁山盘距于东,桂岭绵亘于西,浈、武、连、翁四水流经其境,汇入北江。全境地势北高南低,重关横锁,万壑环趋,形势险要。。...

中国古代妖魔鬼怪故事大全  小孩听的妖魔鬼怪故事  西游记中妖魔鬼怪的故事  孙悟空打妖魔鬼怪的故事  十二生肖与妖魔鬼怪的故事  儿童妖魔鬼怪的故事  民间妖魔鬼怪的故事  


妖魔鬼怪的侠义故事最新章节



妖魔鬼怪的侠义故事精彩情节

  说完,他长吸了一口气,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一般,接着说道:“不瞒公子,我家公子此行乃是前往南岭小黄山寻访药圣胡济世求取草药。本以为世道太平,一路无事。然今日之所见,恐非如此。小翠听闻公子有要事前往韶州,若非迫不得已,怎敢劳动公子大驾。否则,只我主仆二人,这路上万一再遇贼人,该如何是好?我与我家公子商量,我家公子无论如何不肯,小翠只好自作主张恳请公子出手相助。况且,此去距离韶州亦不远,应该不会耽搁公子太长的时间,希望公子能够念及发小之谊,一同前行。”

  可是,如果真如小翠所说,穆老爷对于两家联姻之事早有悔意,那这背后恐怕另有目的。

  话说,曾自重的父亲曾诚乃前明高官,为人嫉恶如仇,刚正不阿,以敢于谏言闻名朝野。当朝为官时,曾诚与武官穆雄交好,两人一文一武,相互敬重、相互扶持。也是事有凑巧,两人的妻子在同一年先后怀孕,于是两人效仿古人,行君子之约。若均生儿子,则结为兄弟,若为女儿,则结为金兰,若一男一女,则结为夫妻。

  鲁古河乃新丰江的一条支流,流经新丰县马头镇属地,与来自石角的河水交汇,在马头镇秀坑村汇入新丰江。鲁古河沿河两岸景色秀丽,奇花遍野,人在舟中,一眼望去两岸尽是千里林海,万绿无瑕。唯地势偏远,人迹罕见。

  “叶无欢?叶无欢?这个名字好熟啊?”倒在船舱门口的文弱书生在小姑娘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喃喃自语道。

  “我与小翠姑娘虽然今日才相识,但小翠姑娘既然是小曾兄弟的家人,也就是我的朋友,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直说,叶某能够做到的定当全力以赴。”虽然有些一头雾水,但叶无欢还是豪气地答道。

  曾诚到任岭南后,虽心系天下,无奈远离朝廷,唯有终日哀叹,慢慢郁结成疾。清军入关前,曾诚眼见朝廷回天乏术,挂印而去,携一家老小隐居韶州府九龄巷,一心教子。

  粤北的深秋天黑得早,辰时过半,夜幕便己降临,四周漆黑一片。船夫坐舟尾掌柁,凉爽的江风扑面而来,一路虫呜鸟语,故是心旷神怡,然船夫是首次走这条水道,对周围环境全然不熟,故此路上耽搁了些行路,天黑尚未靠岸,心下不免有些担忧,一路自顾自地骂骂咧咧个不停。

  仍旧是无人应答。

  暴怒中的壮汉仿佛被蒙头一棍,立刻清醒了许多,低头一看,只见甲板上静静地躺着一黑一白两颗棋子。难不成自己刚才就是被这两个小东西偷袭?

  “公子请不要太客气,叫我小翠就好。”小翠说。

  话说这清虚道长乃白云山的前辈高人,武功高强,德才兼备,备受江湖人士的尊崇。江湖传言清虚道长一生只收了三个关门弟子,最小的弟子是其在七十大寿之时所收,之后即随其闭关修行。关于这个弟子的来历,江湖人士知之甚少。

  “哼,就你们这三脚猫功夫,吓唬吓唬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和弱女子还行,想在道上混,还是老老实实练出点本事来吧。看我把你们全绑了送官府法办。”少年对倒地的四条壮汉厉声说道。

  考验?真的是像小翠猜测的那样吗?这乌凤草乃江湖圣药,有接骨续魂的奇效,穆雄是个武官,知道药圣和乌凤草的药效也不足为奇,对曾自重的身世又了如指掌,借此求得些带在身边也能应对不时之需。如此看来,考验一说并无不妥之处。若真的只是考验,那这帮忙岂不是多此一举,弄不好还会坏了人家的大事。

  话说,这曾诚最是重情重义之人,心中最挂念的,正是与穆雄的君子之约。他求人多方探听,得知穆雄几经辗转,人在肇庆府为官,其妻所生乃是一千金,尚未婚配。曾诚本欲寻访媒人前往肇庆府登门提亲,了却自己的心愿。怎奈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三年前,曾诚突然大病一场,不到一月便撒手人寰。其妻本就体弱多病,曾诚去后每日思夫心切、以泪洗面,不到半年,也随夫而去。二老临终前,反复叮嘱曾自重一定要践行当年的君子之约,了却其父的一番心愿。

  “原来是小翠姑娘,这么晚了还来找我,是你家公子有什么急事吗?请进来说话吧。”叶无欢说道,就准备起身去开门。

  曾自重几经波折找到穆雄,提起当年的君子之约,恳求穆雄成就这段佳话。穆雄眼见曾家家道中落,早将君子之约抛于九天之外,正头疼着怎么给女儿找门好亲事,怎么还有成全之心。但是,见到曾自重谨遵父命,变卖家产上门提亲,仍是好礼相待,只是对二人之事却只字不提。如此,曾自重主仆二人在穆府一住便是半年有余。

  话接上回。经此一番波折,船夫不敢有所松懈,打醒十二分精神抓紧赶路,叶无欢和曾自重主仆二人也得以在子夜前离船上岸。三人一路摸黑行走,终寻得一家客栈,随意挑了三间客房便匆匆入住。

  “出来、出来、出来!”汉子继续暴怒地大吼道。

  谁知世事难料。明朝末期,朝廷昏庸,曾诚见大厦将倾,不忍大明百年基业毁于一旦,上书直谏,言辞恳切。怎奈,此时朝政已被奸人把持,反以此为把柄诬陷曾诚心怀不轨,将曾诚贬往岭南为官。穆雄初时也为曾诚之事多方奔走,希望帮其洗脱冤情,无奈奸人势力强大,其一人势单力微,三番五次之后,也只好明哲保身。

  • 自疑惑&却加强

      眼前的少年会真的是清虚道长的高徒?白衣秀士暗自疑惑,心里却加强了防备。

    2021-08-01 10:04: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气,那

      四条壮汉见少年年纪轻轻却目中无人,早已是恼羞成怒,横不得将其大卸八块。为首的壮汉朝少年怒吼道:“好大的口气,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兄弟们,上!”

    2021-08-03 12:3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出来&男女。

      “什么人?出来!再不出来,我就先宰了这一对狗男女。”为首的那壮汉朝船舱威胁着说道。

    2021-08-01 06:56: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完,少&头转向

      说完,少年又扭头转向惊魂未定的主仆二人,“我说你个呆子,叫你甭管它,好好睡你的大觉,偏不听,自己受辱也就罢了,偏偏还把这如花似玉的小侍女也往火堆里送。你这是何苦呢?”

    2021-08-03 12:01:15详情点赞(0)回复(0)
  •   白&是清虚

      白云山,难不成是清虚道长的高徒?站在一旁的白衣秀士心中暗自吃了一惊。难怪这少年给人盛气凌人的感觉,原来来头不小。

    2021-08-03 01:19:09详情点赞(0)回复(0)
  • 见甲板&才就是

      暴怒中的壮汉仿佛被蒙头一棍,立刻清醒了许多,低头一看,只见甲板上静静地躺着一黑一白两颗棋子。难不成自己刚才就是被这两个小东西偷袭?

    2021-08-01 04:40: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感受到&颇为不

      白衣秀士见少年只报姓名不报家师及江湖外号,顿感受到轻视,颇为不快,然而,这不喜之色在脸上只一扫而过。

    2021-08-01 08:04:45详情点赞(0)回复(0)
  • 以己悲&笑,说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为无欢。”少年微微一笑,说道。

    2021-08-03 06:17: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家隔&来了吗

      “我是住你家隔壁的曾家‘小粽子’——曾自重啊,记起来了吗?无欢哥。”书生激动地说道。

    2021-08-03 05:15:5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