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永济

作者:燕流声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歌陌路 在读:27372人
  这个是一个系列书的最后一本,先发最后一本为什么呢,实际上我也不明白 乾坤永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一杯茶的价值有多大?贱者约一文,贵者有千两。可有的时候,茶却可以价值一条命,就像这时。这杯茶自然是有权势的人的,而命,自然是位卑之人的。怪不得老杜要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孟子要言“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现实,就是如此啊。这两句话,沙法剑自然是读过的,可他从没放在过心上。他认为,每个朱门都是从平常人努力来的,所以他们有资格对其他人飞扬跋扈。所以他才会因一杯茶而要一条人命。“沙爷,我知错了。你就饶了我这一回,下次。。。不,不,绝没有下次了。”一个身着粗布衣裤,脚蹬满是土的...


乾坤永济最新章节



乾坤永济相关资讯

乾坤永济精彩情节

  看着眼前雨势急骤的暮雨从天空洒落在江上,一番雨洗的秋景显得寒凉清冷。又感到凄凉的霜风逐渐地迫近,江山冷清萧条,落日的余光残影照耀在小山上。美好的景物渐渐衰残,只有长江水,没有声息,无情地向东流去。这里是无名山,秋水潭。一个景色平平却十分奇妙的地方。长江奔流千里,其分支更是不计其数,任何一个都是气势宏大的。可这小潭却是唯一例外的。它是长江的分流可是却只是一条细细的水流道,流向一个长宽约2,3丈小潭,再由一条细细的水流道流回长江。在这小潭周围有一座小山,几棵绿树,一间木屋,除了那小山显然都是人造的。什么人会住在这样的地方呢。山外长江上雨势急骤,而这里却只有斜风细雨。一片落叶,就在这斜风细雨里,被风吹到了潭水上,飘在上面。潭水清澈极了,潭底的小石子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这落叶也不是枯萎破败的,现在是初秋,绿色仍在叶子上占着主要地位,要不是因为这风雨,或许它可以在树上再生长些许日子。可是它就是被吹了下来,难道这是天命使然?而它就应生命被提前终止,枯萎在这潭水上吗?不会的,即使它会,在一旁看着它思考的他也不会。他,百侠之首燕凌初(不认识吧,看前四本书)“或许我当初就不应该自以为是的归隐。。。。。”是啊,他今年才三十岁,正直而立之年,本应成家的他却只能在此,终日无为空度的过了五年。他背负了太多,忍受了太多,二十五岁,一个正常人都在享受快乐的时候他却不得不因为避免江湖纷争而归隐。这也许会成为江湖的佳话,而他也会因此成为英雄,成为大奖向往的对象。这很重要吗?真该为他人的夸耀而牺牲自己的幸福?当初他归隐的那么坚决,想着每天喝点淡茶,观日出日落,闲时阅阅道藏便满足了。可他高估了自己,他远没有那么清高,他,只是个普通人。落叶,要么被再来的风吹走,要么沉入潭底。看来它要选择后者了,慢慢的向下沉去。那他呢?他不想让它这样。弹指之间,燕凌初一跃而起,手探入谭中,在手探入手中捞叶时,却触碰到了剑柄,那已是他多年未碰的东西,这一触,已勾起了他无限的豪情壮志。剑,是有灵的。或许其他的凡剑没有,可这柄一定会有。这是秋水神剑。(这不是玄幻小说啊,这个剑的名字就叫秋水神剑)他一触到剑柄就一下子把它拔了出来。叙述,费了许多笔墨,可这跃,探,捞,拔四个动作一气呵成,拔出剑后复落地,更是动如脱兔,静若处子。“我到底该不该出世。。。。。。。”刚才这一连串动作,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心引身动还是身自发出。但毕竟是做了。就像杀了人,闹不清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但你毕竟是杀了。潭水,被他刚才拔剑所带出的泥沙弄浑了,看的他心痛不已。这潭水他给命名为秋水潭,自是心爱至极。他初到此地时,这潭水虽然是活水,但是也是赃物无数,亏得他将这些东西全都清理干净才成为现在清澈见底。这样做一定对吗?江湖像极了这潭水,他努力地维持着和谐安详的景象就像他维护着潭水的清澈。就算这样是对的,可这剑一拔出,带出来的泥沙就又搅混了潭水。这和谐安详的表象下,埋着多少泥沙养的阴暗呢?人治世,万物浑如彼。天治世,万物清如许。人们总以为自己认为的安详就是安详,可,万物就如原来的样子,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安详吧。可要是真的任他如当初,这些年的努力岂不是付诸流水,这不就是退步么?手把禾秧插满田,对面便是水中天。身心清净便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秋水潭再也不是秋水潭了,它又变成了自己没有名字的潭水。因为命名他的人,走了,江湖,也开始走了。。。。。。

  那汉子被推搡着来到了他自己的家,无数浪子都在喊着自己没有家,想回头也回不了,可是这有家不能回才是更伤情。而这汉子却“更胜一筹”,有家不敢回,怕回了家自己的媳妇便要。。。可是还是被人强行弄回了家,这恐怕是回家最复杂最恐怖的一种了吧。沙法剑看着他,那脸上的神情很让人玩味,自己看着这表情也是高兴不已,是啊,和别人的娘子勾搭,还让他的相公看着,最重要的是他相公还对自己完全做不了什么,这恐怕是偷情中最爽的一种了吧。沙法剑沦落到这种思想,实是已完全被色迷了心窍,不然任他阅人之多,定能看出这汉子在一脸无可奈何的愤怒之外,还有一种比这个可怕无数倍的神情,而这种神情他还见过。那是让他刻骨铭心的一次,可就是这刮骨钢刀般的色,让他连那生死之间的记忆都丧失了,酒色财气,果然是以色为危害最大。那汉子确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人到了这个地步都能忍受,只怕天下居首了。。。人都能忍,但是忍,换个字就是懦,而这样做的人便被称为懦夫。可他忍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摆脱这两个字,可到最后,还是被人视为懦夫。恐怕这,就是命运吧。可是沙法剑什么都没看到。“你家还挺远,家在这树林从中,是不是就是为了保护你那如花似玉的老婆啊,嘿嘿,那有什么用,不还是被我们少门主给。。。哈哈哈哈。。。”一个门徒大声说笑着,这里离闹市已有挺远,说什么也都无所谓。他正在自顾说笑,只听前面“咔嚓”一声,一棵差不多一人抱粗的树突然折了,挡住了众人的道路。那门徒吓了一跳,可也没太在心,正想继续说下去,可他看到沙法剑突然停下了,这类人武功自然不会甚高,可是这“察言观色大法”却是已经臻入化境,急忙停止了说笑,透出很关心的语气对沙法剑说道:“少门主,您怎么啦,是不是被这东西给不小心伤到啦,等回来我们查出这到底是谁弄的,一定替您教训这个小人。”其实沙法剑走的还没有他靠近这棵树,显然是伤不到的,这人竟然还能抓住如此机会表忠心,这“厚颜无耻神功”自然也是练得炉火纯青了。可是要是没有这两种神功,有的时候恐怕寸步难行。沙法剑自然不是伤到了,即使那棵树就在他头顶折断也难以伤他半分,这树突然断绝不是想杀死他,只是想给他一个警告,让他别再向前走了。沙法剑仔细一看,这树断了自然被人弄断的,这四下无人,定然是隔空用内力生生震断的,这人内力好生了得,自己内力定然是敌不过的了。可这人既然没有要伤自己的意思,再说这人只是内力了得,其他的功夫却不见得胜得了自己,于是心下就不甚害怕,既然生命无忧,色心自然是不会受损半分。他鼓起内力,大声说道:“多谢手下留情,阁下内功了得,此间事罢,阁下可来沙门吃酒聊天。”言下之意,就是说我现在干的事你别阻拦,你功夫就算强,总是高不过整个沙门的,也有一丝威吓之意。四下一片寂静,沙法剑知道一个人的内力不论如何强,想振断一个树,总不是太容易,一定离这里不太远,他鼓起内力说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武功不一定比他差太多。过了片刻,看还是没有动静,这群人继续走了下去,沙法剑确是走在了第一个,走了大概百步。又有两颗大树折断了,竟是冲着他来的,当下更不怠慢,转了个身,一个“倒踩七星步”滑了出去,两颗大树在他面前落地。一下能振断两颗大树,内力之高确实罕见,可此地离那汉子家已然不远,他实在放不下那份色心,不过用内力折断树的这人看来不想要自己的命,不然这暗中的隔空内力要是拍向他,估计此时他就算不死也得受些伤。沙法剑突然灵光一闪,大声喊道:“美娘子,快些前来,小可在这呐。”这一句话显然是鼓足了身中内力,就是要把那汉子的媳妇喊出来。那汉子也明白这个意思。这女子出不出来,便是这汉子最后的心理防线,若是她不出来,后面的事情恐怕不会发生。可是她出来了。步子甚小,但听声音可以知道很急,一走入众人的视线,沙法剑就哈哈哈地大笑,眼睛看着那汉子,那汉子也低下了头。这女子确实好看,长相已属人中龙凤,身材更是标致至极,这样一个女子,本应该只在画中出现,可是她偏偏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媳妇。只要没见过她的人恐怕都会生疑,可是见过她的就不会了。因为见过她心中除了她恐怕就想不到其他的了。沙法剑显然就是见过她的那一类。那女子第一眼没有看到那汉子,只是对沙法剑说:“你又来啦。。。我,我家相公不会来吧。。”言罢娇羞无限,当真是美若婵娟一般。几乎所有人都看呆了,除了那汉子,他哼了一声。这一声不打紧,吓到了那女子,急忙向人从中看去,一看到那汉子,顿时惊恐,正要转身就走,却被沙法剑一把揽了过来。那汉子眼中此时却是没了什么过多的情感,没有愤怒,没有无奈,甚至没有一丝情感,就只是看着沙法剑和他媳妇。沙法剑眼中装满了骄傲,他和这个汉子从没见过,只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有的交集,若说除了这个女人外还有什么原因能让他如此做的话,那就是这汉子有一点点像一个人,仅仅一点点而已,所以,他就要如此报复,当然主要因素还是这个女人。旁边的门徒不愿意冷场,张嘴嘲笑道:“诶,你说一个男的如果到了这种地步还能这样沉得住气那得是多厉害的高人啊,这人不得比神仙还厉害么。”马上有一个人接口道:“对啊,都这样了还能这么坦然自若,真是事件少有的真汉子,奇男子啊。”嘴上说的都是赞美之词,嘲笑之意布满了脸。那汉子居然说话了,道:“如果你们少门主看上了你们的媳妇,你们会怎么办,是与他决一死战,还是双手奉上。”声音和刚刚在闹市上一样大小,只是语气变为了平调。那两个门徒顿时哑巴了,他们万万不敢选前者,而选后者,那刚刚奚落他的话语就直接排在了他们自己脸上。沙法剑突然插语,说:“你呢?”只两个字就把那两个门徒的尴尬之情化去。那两人也如获大赦,又看着那汉子。那汉子竟未答话,看着他媳妇说:“孩子呢?”“哈哈哈哈,沙爷,这小子肯定选第二个了,都开始抢孩子准备分家啦。”门徒中爆发出了一通笑声。沙法剑也笑了,不过他没有像那些人一样想,他想的是现在说出孩子,已经全然不顾自己会不会对孩子下手,看来心绪已经乱到了极致。那女子答话道:“在屋里,你将孩子带走吧。”意思就是自己肯定要跟沙法剑走了。沙法剑也说:“我不会为难你孩子的,等一会你就走吧,我也不逼你看我和你娘子。。。不过你要是想看我也不拦着,哈哈。”“沙法剑,你是不是有种错觉,就是我会选第二个?”那汉子此时突然说出刚才他问过的话,而且还直呼沙法剑的名字。沙法剑感觉有些不对,也不理会他直呼自己,就说:“你要选一?”那汉子笑了,在此时还能笑得出来,此人估计是疯了。疯了?他当然不会疯,要说疯,那也是他在这之前一直是疯的,现在清醒了。他说道:“一是和你拼死一战,我才不会和你拼死,我是要让你们都死。”“你找死啊。”一个门徒一上手就擒住了那汉子的手腕,动作还算快。但是奇怪的是,他去抓别人手腕,自己却倒下了。而且再也不会起来。那汉子眼睛不看所有人,他看了看天,双臂一展,五指虚空一抓,就将离他最近的两个门徒抓了起来,再一掷,那而人已在丈余之外,他这下显然是留力了。然后虚空一掌,道旁又一棵树折断了。沙法剑大惊,刚才振断树的那人竟然是他,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不过他出手幅度在众人都看不到的情况下仍然能振断一棵树,实属不易,不过他心中也一松,刚才树断的时候他连振断树的人都看不到,现在一看,其实这人离树也不算太远,内功倒也没有他想想的那么高深。当下就把心理想的说了出来,:“我还道刚刚我连人都看不到就能把树振断得有多么惊世骇俗的内功,原来就是你啊。我还说,这当世除了燕凌初大英雄以外恐怕没人能做到了,如果就是你一个人,我就不害怕了。”其实要让他隔空振断树木肯定做不到,说出此话就是为了震慑一下敌人,壮壮己方的胆气。那汉子也没再动手,听到燕凌初的名字微微有些反应,等他说完,道:“燕凌初归隐5年了,这世上哪里还有他这位。。。大英雄。”言中透着一小股不以为然的劲头,“纵然他在,这世上的不平事还能都让他关了,既然他来不了。。。”右手一抖,折断了一支树枝,“就得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