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斧金盟传

作者:王斯
类型:仙侠 状态:完结编辑:长青诗 在读:20148人
  南宋明初,宋太宗赵光义被传说杀了自己的哥哥赵匡胤,谋夺了皇位,而编出了金櫃之盟的谎言。数年后,赵匡胤的后人误打误撞地跨进了江湖,在不断地的磨练中,他将如何搏取各派武功之强势?又会在江湖飘泊中,能不能慢慢的走入皇室圈,探到传说中南宋不可以告人的绝密。而与这派繁华热闹的景象相反,往日里热闹不断,宾客来往不绝的当朝第一宰相-司徒兼侍中赵普赵大人的府邸门前却出奇的安静,只有偶尔路过的行人,却也是匆匆而过。不久前,赵普刚刚重回了他离开已经六年之久的宋廷,重新站到了他过去在金殿的位置,重新得回了大宋皇帝陛下赵炅赵光义的信任。然而这位赵大人却没有如所有人猜想的那样报复政敌,扶持己信,改变吏制,而是终日悠闲游散,似乎什么事都不管,完全隔离在所有热点敏感...


烛斧金盟传最新章节



烛斧金盟传精彩情节

  “王爷”,无束又施一佛礼,道:“小僧来之前,非有禅师言语于小僧,他俗家本为赵姓,名为德秀,乃是王爷的侄儿,因当年见世间疾苦,心中万般痛苦,便历寻天下解脱之法,于十五年前入本寺学法,以还家族历代征战所出罪过。”

  而与这派繁华热闹的景象相反,往日里热闹不断,宾客来往不绝的当朝第一宰相-司徒兼侍中赵普赵大人的府邸门前却出奇的安静,只有偶尔路过的行人,却也是匆匆而过。不久前,赵普刚刚重回了他离开已经六年之久的宋廷,重新站到了他过去在金殿的位置,重新得回了大宋皇帝陛下赵炅赵光义的信任。然而这位赵大人却没有如所有人猜想的那样报复政敌,扶持己信,改变吏制,而是终日悠闲游散,似乎什么事都不管,完全隔离在所有热点敏感事情之外。

  无束听了,高兴道:“那是甚好,烦劳王爷了,师命已成,小僧当立刻回寺复命,拜别王爷”。又向赵廷美施一佛礼,离开了房州城,回奔昭明禅寺。

  赵廷美听了,噢了一声,心里放松了许多,脸上也有了笑意,又问:“德崇皇侄有什么口信吗?“

  小和尚微笑又施礼道:”王爷有礼,小僧无束,开封人氏,现于天目山昭明寺内修行。“

  男童见到父亲失望的表情,知道自己说到了父亲的伤心之处,连忙安慰道:”父亲不要伤心,孩儿刚才说错了,我想叔皇不会忘记我们的“。

  时光总是不会因为人间变故而改变步伐,慢慢地,宋初皇家的金明池事件也在人们的惊愕,恐慌,平淡,遗忘中逐渐淡化,转眼三个寒暑悄然离去,尘归尘,土归土,人们又已经习惯了当下的生活,日子一如既往的逝去。

  赵廷美听后,心里不禁也念了一句佛号,有了一丝感伤,轻轻叹道:“德秀侄儿,果然是德秀。”又抬头看向小和尚,问道:“德秀侄儿可否安康?”

  男人微微点下头,道:“儿啊,我们大宋朝尚文,但不能舍弃武力,安邦治国需文,平定舞乱逆贼还是要武力,尤其是带兵出征杀敌,所以你是要学好武艺”。

  赵廷美看了看男童,微笑道:“德润,你王兄问一下咱们的近况,没什么事情,你继续练剑吧。“

  两个宫人忙答礼称是,便随着老奴出去了。

  无束微笑道:“王爷,小僧师父非有禅师派贫僧来,有一个物件,请王爷一赏。“说罢,从怀里取出来一个翠玉扳指。赵廷美接过扳指仔细一看,但见这扳指,“翠竹法身碧波潭,滴露玲珑透彩光”,果然是一等一的好玉扳指,便知道这是皇家之物。又仔细一看,猛然想起这扳指原是太祖赵匡胤的物件,当时兄弟几个都有看到,还夸这玉扳指精妙不可多得。后来因为长子赵德秀喜欢,太祖皇帝酒后高兴,便赐给了赵德秀,成了他的随身之物。

  赵廷美听完无束说的,心里立刻明朗了,如同赵德秀所说的,知道他全部身世的人确实不多,而赵元佐可以询问的人除了他赵廷美也几乎没有。老宰相赵普很清楚,但是赵普为人狡猾奸诈,断然不可能谈论这种事情。而当今皇帝知道,可谁又敢问,那么其他大臣大多都不可能知道,即使有知道的,如此情况,便也是装着不知道。便道:“你师父所思所想,我都已经明白了,请转告你师父,尽管放心,不会扰了他的清修。”

  男童将信将疑地看了看他父亲,却也没有看出来什么,便又开始练起来了。赵廷美看着儿子练习,思绪却停不住地想着信中所说的赵德秀。

  原来这满面病容的男人就是曾经的秦王赵廷美,而此时的他和那个过去的沙场勇士已经相去甚远了,这个男人已经被命运折磨的身心憔悴。赵廷美撑起身体,面色苍白而冷峻地问两个宫人:“离开皇城已经太久了,不知楚王是哪位王爷?“

  赵廷美看完信,小心叠起来,让老奴取了火来,将信完全烧掉。他看着已经化成灰的锦信,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回头问两个宫人:“你们王爷可有什么话交代?“

  无束答道:“不久前,朝廷下旨要本寺派一名有道禅师到京师宣讲大乘佛法,非有禅师无法推辞,便在京师讲经一十八天,得幸与皇家子弟同探佛法精妙,因而受到皇长子楚王关注,恐在举止之间已漏俗世风雨,累及俗世变化,然而知道个中细节的人已然很少,因此特遣小僧求见王爷予以庇护。”

  这一天,忽然门上有人来报赵廷美,说有一个年轻的僧人有事求见。赵廷美听了觉得奇怪,让门上的人将和尚带进来。片刻之后,一个年纪不大的僧人轻步踏进中堂,见坐在堂前的赵廷美,便深施佛礼,道了一声佛号:”弥陀佛,贫僧打扰王爷清净了。“

  一、

  赵廷美看去,这小和尚大约十六七的年纪,衣着青色僧衣,脚踏青色布鞋,面容干净,眼睛不大却十分有神,赵廷美拱手还礼道:“小师傅有礼了,不知法号如何称呼?”

  • ,所以&你是要

      男人微微点下头,道:“儿啊,我们大宋朝尚文,但不能舍弃武力,安邦治国需文,平定舞乱逆贼还是要武力,尤其是带兵出征杀敌,所以你是要学好武艺”。

    2021-05-10 09:41:49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

      宫人回答道:“回王爷,乃是当今的皇长子,原来的卫王,新进了楚王,皇上已经赐了新名了。“

    2021-05-09 02:22: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刚才说&忘记我

      男童见到父亲失望的表情,知道自己说到了父亲的伤心之处,连忙安慰道:”父亲不要伤心,孩儿刚才说错了,我想叔皇不会忘记我们的“。

    2021-05-10 04:36: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礼道

      两个宫人走上前来,施大礼道:“请秦王安康,楚王让小人们给您问好。“

    2021-05-10 03:07:47详情点赞(0)回复(0)
  • &童持剑

      男童持剑抱拳施礼道:“父亲,那我继续练习吧。“男人摆摆手,让他继续练起来。

    2021-05-12 05:29:4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