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天暮雨

作者:竹海风清
类型:历史 状态:完结编辑:对酒眉 在读:19405人
  苍茫大地,列国争雄,金雕、铜唐、陶兰、乌潜等,你方唱罢我出场,狼烟四起,民不聊生。金雕王长子贝隆嘉、嫡长子阿斯哈敏,肆战杀伐,荒野间白骨满地,碧血飞溅。陶兰王越祯与铜唐王穆彦旻与之抗衡争强,尔虞我诈、斗狠斗狠。而陶兰王的掌珠璟平公主,一个东西被围攻两个多月,牧羊城内一派萧瑟,这儿原本是天下最繁华富庶的都城,各国商旅云集于此。陶兰王治政清明,境内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北方金雕铁马弯刀,嗜血剽悍,对陶兰早已垂涎三尺,此次倾国而出,誓欲灭之,再图天下。乌潜与金雕为姻亲之国,也想来分一杯羹。。...


霜天暮雨最新章节



霜天暮雨相关资讯

霜天暮雨精彩情节

  璟平稳了稳神:“福顺儿,让普济堂抬担架来,死马当活马医吧。”她无论个人喜好如何,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金雕王在帐口看着两个儿子,心头酸热。阿斯哈敏是先王后所生的嫡子,听说他阵亡,自己几乎一夜白了头,不顾群臣劝谏御驾亲征。没想到上苍还能把他还给自己。可长孙,贝隆嘉唯一的儿子森咸在前两天的激战中阵亡了,才十五岁,被活活烧死,焦炭一般惨不忍睹。

  “金雕人?”璟平问。

  深秋的傍晚,残阳没入远山,留下几抹血色残霞,垂天翻滚的黄云压向陶兰牧羊城。灰色残破的城墙上几面碎旧的红旗在寒风中瑟瑟飘摆,几点暮鸦绕城盘旋,呱呱地叫着。伤痕累累的将士们,有的闭目靠着墙,有的默默擦拭着手中的兵刃,有的坐在城垛口看着城外收拾战场的老兵们,将一具具刚战死的将士尸首抬上大车,不时拎着人散碎的胳膊、大腿、头颅等扔上去。远处金雕和乌潛联军的军营已点起篝火,兵甲晃动,人影穿梭。

  “金雕也有不少商人来陶兰多年。打仗是国家恩怨,不关老百姓的事儿,不要为难他。”璟平淡淡地道。

  “是。”福全儿领旨,来到近前,往地上扔了两块儿碎银子,“公主圣明,还不快滚。”

  七香车继续向王宫行去,城外杀声大震,又攻城,大有摧城破墙之势,街上行人一空,流箭碎石乱飞,侍卫一个个面无血色,随行的宫女吓得腿软。车内一片寂静,璟平面无表情坐在那里,融入到那一片寂寂中,自从三年前丈夫穆彦秀返回铜唐被铜唐王杀害后,她的时间就被尘封了,这个世界如何变幻和她再没任何关系。

  “是,像是个得了瘟病的金雕狗。”福全儿道。

  普济堂巷口,一群人围着地上一个满身泥泞的男子正拳打脚踢。那人用手臂抱着头一声不吭。“打死金雕狗,打死他。”“对,他们杀咱们那么多人,杀了他,杀了他。”愤怒的人们,情绪激愤。

  普济堂后院,那个金雕人趁没人的时候,扶着墙在院中行步,他见月亮门锁得严严的,随手拍了拍锁。看了眼墙内的听雨楼,暮色中格外沉静。楼上人的事儿,他在金雕也听说过,先铜唐王穆远涛为了儿子顺利接位杀掉了弟弟穆远清,而且斩草除根连侄子、侄女全杀了。这种事哪朝哪代没有,当时只是耳旁风罢了,与自己什么相干?可此时他不知为什么很想进去看看。肩高的女墙,若在平时,根本不算什么,可此时得费点儿事。寂静的小楼被几树桐花掩映着,楼中的一切那么精致,摆放着古琴、字画、花瓶、香薰,绕过一扇水墨屏风,摆着一张鸡翅木雕花床,上面挂着淡紫色的流苏帐。他伸手想撩帐,忽见床旁紫檀案上供着一副挂像,上面画着一位才貌仙郎,不用问一定是那位含冤而死的驸马,案上摆着他的牌位“亡夫穆彦秀之灵位”。“嗨。”他不由叹了口气,人死了便算了,只是撇下位公主,只怕他在九泉之下也难瞑目。金雕人转身看到楼台前的小凳,不由恻隐,一位风华正茂的公主就这样荒芜了锦绣年华,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城外,金雕大军与陶兰激战,杀声震天。马厩旁的马夫忘记了刷马,专注地倾听着。忽然,他背上“啪”的一声,火辣辣的疼。福连儿、福顺儿看他不惯,一马鞭抽了上去,“金雕狗,愣着不干活,想什么美梦呢?你以为金雕就能胜了,到时候你就威风了是不是?爷先杀了你。”说着福连儿又是一鞭。金雕人一把接过马鞭将福连儿顺势摔倒。福顺儿在旁,捋袖子就上,“你TM还敢还手,不想活了。”“住手。”门口忽传来福全儿的呵斥声。璟平在门口站了半天,缓缓地走了进来。她看也没看地上狼狈的福连儿,倒是专注地看了看金雕人的手,冷冷地笑道:“你这双手可以搏狼杀虎呀。”金雕人黑着脸,一言不发地站着,山一样静默。

  “咱们自己的病人都顾不过来,还管什么金雕人?全死绝了才好。”福顺儿站在原地,小声嘟囔着。

  被围攻两个多月,牧羊城内一派萧瑟,这儿原本是天下最繁华富庶的都城,各国商旅云集于此。陶兰王治政清明,境内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北方金雕铁马弯刀,嗜血剽悍,对陶兰早已垂涎三尺,此次倾国而出,誓欲灭之,再图天下。乌潜与金雕为姻亲之国,也想来分一杯羹。

  那男子看了看璟平,也没捡碎银子,他想爬到路边却没一丝力气。

  金雕人很肯定地点点头。

  璟平从不觉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因为,她的丈夫救过太多的人,却被屈死,尸骨都找不到。金雕人也没觉得要感谢什么救命之恩,因为他是一匹狼而且是一匹狼王,狼哪懂知恩图报?不过现在要当马夫了,他开始天天驾着七香车接送公主。

  “必须马上班师。”右相多布元衡激动地向金雕王吉昆禧谏道。吉昆禧看了看一言不发的两个儿子。转脸问一直在抠手的弟弟楚王牧野星歌,“你看该如何呀?”牧野星歌愣了一下,拍了下扶手,他的目光如两盆熊熊燃烧的篝火,狂野地跳动着,“打,我既然来了,就要陶兰王爬出牧羊城。铜唐那边您再派人挡一阵儿,等我回去再收拾穆彦旻。”贝隆嘉一听到他的话就把脸扭向一旁,恨不能把他的声音从耳朵里挖出来。吉昆禧看着志得意满的弟弟,笑道:“还是年轻好。”转脸直视阿斯哈敏道:“晋王,你怎么看?”阿斯哈敏沉吟了一下“约陶兰王谈判吧,金雕兵临城下,此时还占优势。一旦和谈成功,便稳住了局势,铜唐也兴不起多大的浪来。”吉昆禧欣慰地看着沉稳冷智的儿子,怎么看怎么好。一旁乌潜的三王子柯木东皮笑肉不笑地道:“对,晋王说的对,陶兰王那老小子富得流油,普天下数数,谁有他银子多?”他边说边舔着嘴边的口水,伸手还比着数银子的架势。贝隆嘉看着那张贪婪无耻的脸真想一巴掌给他扇没了。城下决战时,最先撤退的便是他的乌潜军。美其名曰来助阵,真不如说是来要饭吃军粮的。可他偏偏是自己王妃柯氏的堂弟,一口一个姐夫叫得自己火冒三丈。“康王,你说呢?”吉昆禧注视着长子,是战是和,他才是关键。这个问题,贝隆嘉思考良久了,打到这一步,想一口吞掉陶兰确实困难了,铜唐王又大兵压境。此时若逼陶兰王订立城下之盟还能要个大价钱。“谈判!让陶兰王割肉剜心。”

  “公主、公主您千万别下车,他有瘟病会度人。”福顺儿劝道。

  没有选择,没有退路,双方杀红了眼,无所不用其极。贝隆嘉的前锋已经推开陶兰将士的尸体冲入城门,一入翁城又被劈头盖脸浇下火油,千百战士顿时烧成焦炭。金雕军队在贝隆嘉的强压下冲入火海要突出去,可队伍又被陶兰的援军拦腰冲断。三天三夜,天地变色,血肉横飞。贝隆嘉浑身上下,就连眼睛也全是血红,他不停砍着敌军,后来发现自己的军队竟有人怯懦不前,不由砍倒一片,就连金雕王鸣金收兵的军令也不听,独自向前。最后,被金雕王派人硬捆了回去。

  金雕人点了点头,指了指西北方向。

  • 着头一&死他。

      普济堂巷口,一群人围着地上一个满身泥泞的男子正拳打脚踢。那人用手臂抱着头一声不吭。“打死金雕狗,打死他。”“对,他们杀咱们那么多人,杀了他,杀了他。”愤怒的人们,情绪激愤。

    2021-05-10 02:17:0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才好&顺儿站

      “咱们自己的病人都顾不过来,还管什么金雕人?全死绝了才好。”福顺儿站在原地,小声嘟囔着。

    2021-05-10 11:36: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打&。”璟

      “金雕也有不少商人来陶兰多年。打仗是国家恩怨,不关老百姓的事儿,不要为难他。”璟平淡淡地道。

    2021-05-11 05:15:1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