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折钗记

作者:红楼小后宫
类型:历史 状态:完结编辑:忘川情 在读:25955人
  ...

红楼折钗记最新章节  红楼折钗记免费  红楼折钗记在线  红楼折钗记阅读  红楼折钗记女主  红楼折钗记女主角有多少  红楼折钗记小说下载  红楼折钗记小说  红楼折钗记下载  红楼折钗记全文免费阅读  


红楼折钗记最新章节



红楼折钗记相关资讯

红楼折钗记精彩情节

  “我方才看府上所制这些牌匾题额,无论文辞涵义,字体雕工,样样都是极好,故而心中不免赞叹,只是……”

  贾昀下意识的换了一声,这位老妇名叫卜氏,正是贾芸的母亲。他们家虽说也是贾家宁荣近支,可是男人早死,没了外头的支撑,只留下了孤儿寡母艰难度日,好在这卜氏为人和气,家里与宁荣两府又离得极近,早晚殷勤问候,倒是跟府中关系不错,靠着用脸面和小心换来的些许救济,总算将自己的孩子拉扯张大。

  原来,这贾芸的母亲卜氏,有个亲兄弟名唤卜世仁,在京城里开着一片香料铺,从这人名中就可以知道是原著中罕见的没有人性的家伙,而这卜世仁的堂兄,便是贾政身边的清客智囊卜固修。此人之前也见过贾芸几面,知道他家境贫寒,并没有上过什么学,也没有力量去买书看书,要说他能看出这些匾额上字句的好坏,卜固修可是不信。况且题匾的贾宝玉虽说年幼,可是人人都知道,那是聪明灵秀,过目不忘的神童,这些怡情悦性的文字又是其专长,别说贾芸之流,就是自己这些清客门人,做惯了八股文章的,也难说比得上他,否则,贾府又怎会将这些镌刻起来,供贵妃赏析。

  想到此处,贾芸不由的一振,无论如何,能够一睹红楼诸艳的风采,不恰恰是自己每每读红掩卷之际最期待的事情么。

  院墙外公鸡的一声啼叫唤醒了贾芸,不得不说,古人的起床时间比起现代人来说,实在是要早上很多的,此刻天色只是刚刚放亮,贾芸估摸着也就四、五点钟的光景,反正应该还不到卯时,不过古人没有电灯,这早睡早起,也是正常。

  不过,红楼十二钗中除了可卿,尚有宝钗、黛玉、湘云、探春、妙玉这些无论相貌才华都不逊于须眉男子的闺阁裙钗,只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饱览这些佳人才女的绝世风华?想那数百年前,曹公的一支生花妙笔把她们描写的这样鲜活灵动,自己身为一介红迷,竟能有幸亲临亲历,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给自己的一次机会呢。

  “元春省亲!”

  ——————————————

  贾昀脸色微微一变,自己来的这时候,可是贾家最兴旺的当口阿,说起来,《红楼梦》书里贾芸的出场,应该也差不多就是省亲之后荣国府修整大观园的时节,贾芸四处托人最后求着王熙凤弄到了一个给园子里栽花种树的差事,其间还和贾宝玉怡红院的小丫头小红一见钟情,换帕订交,最终结成了连理。

  贾政一声令下,随行的小厮长工们连忙四散开来,将这些匾额抬装上推车,此时,一直隐在一旁的贾芸假意观察起这些牌匾,一边还做出摇头晃脑吟哦赞赏之状,直到“蓼汀花溆”匾从他身前经过的时候,他才故意提高分贝“呀!”的一声。

  “这块牌匾有何不妥之处?”

  贾政却不认得贾芸,听得有人喊破,连忙回头询问,方才那凑趣的中年人名唤卜固修,此时又上前两步,低声禀报道:

  “娘,我没事儿!”

  不过贾芸并没有关注这些,他四下寻找,终于在角落处的一方青石上,看见了“蓼汀花溆”四个大字。

  “老二独在这儿鬼祟的是干嘛?莫不是又想去见咱家琏二爷?”

  贾昀,或者说贾芸切齿暗恨。

  “只是如何……”

  “蓼汀之意本就含在花溆之内,两者并列,不免有画蛇添足之嫌。”

  贾芸微微一笑,默记青石位置,这才继续浏览起其他的镌刻来。片刻之后,果然远远的传来一片呼喝之声,探头而望,几个清客门人正簇拥着一顶青幔小轿迤逦而来,来得店外,轿帘展开,走出一个身穿银灰色丝袍的长身男子,头戴方巾,足蹬朝靴,颔下三缕长须,腰间一围玉带,神情俨然,步态庄重,果然和贾芸平素看书时想象中的贾政颇为相似。另一边那张石匠早已起身上前,指着满地的牌匾躬身说道:

  • &禀上大

      “禀上大老爷,府上的这些匾额都已完工,还请查收。”

    2021-04-14 03:10: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虽说&我的能

      嘿嘿,老子虽说唐诗宋词比不上你们,可是毕竟是看过原书的好不好,这东西在元妃省亲的时候就被改掉了,老子现在预先播告,也好显出我的能耐来!

    2021-04-14 10:28:44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略微&第一次

      贾政微一颔首,慢慢踱向贾芸。在他面前,贾芸也是略微露出些紧张的神情,毕竟是第一次和《红楼梦》中的boss级人物会面,自己接近十二钗的大计,可就全靠今日的遇合了。

    2021-04-14 07:49: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是

      “我方才看府上所制这些牌匾题额,无论文辞涵义,字体雕工,样样都是极好,故而心中不免赞叹,只是……”

    2021-04-15 10:15: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当&脱口而

      当然,这声“呀”那是说者有心,听者有意,贾政以下,包括那些清客门人立时朝这边看来,内里有认识贾芸的,不免脱口而出。

    2021-04-16 10:22: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寒暄,&口说道

      贾政并不寒暄,倒是直奔主题,对面的贾芸略略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开口说道:

    2021-04-14 06:00: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